生存还是死亡,如此哈姆雷特式的残酷拷问,在技术和需求急剧变革的时代,是传统家电企业必须直面的压力,格兰仕最近发布了新科技。在同时作为41岁庆生会的Galanz Next 2019上,格兰仕做出了强有力的回答。按照格兰仕集团总裁兼董事长梁昭贤的表述,这是一次重新出发。在这场以“超越制造”为主题的大会上,格兰仕第三代创业者、副董事长梁惠强重磅发布了与SiFive China联合开发的两款AIoT家电物联网智能芯片——BF-细滘、NB-狮山。这两款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将会搭载在所有格兰仕的家电产品上,以加速智能家居的落地。可以看出,格兰仕在率先抢占IoT时代技术制高点的同时,加快了从家电制造企业向科技创新企业的转型步伐。


格兰仕首发AIoT物联网芯片 用科技超越传统制造


为什么瞄准IoT?


今年初,格兰仕集团公布了新的主攻方向,其中之一便是集中力量打好智能化和IoT多元化成熟应用攻坚战。进军IoT芯片领域,推出更为丰富的智能家电产品,自然是格兰仕在为打好上述战役做进一步的准备。在钉科技看来,除此之外还有三点更深层的原因:


一是,持续推进向科技型企业转型。


梁昭贤说,只有科技才能“超越制造”。从制造企业向科技型企业转型,这是格兰仕近年来的核心战略之一。格兰仕已经以效率驱动和品质提升为基础,自动化和信息化为抓手,在生活电器、厨房电器等响应品质消费需求的产业上增资扩产,在智能制造、智慧家居方面大举投入。2014年开始打造的智慧家居平台正在进一步走向成熟。格兰仕在整个IoT 领域的前期投入,以及对于AI的关注和技术人才的储备都是有规模的。


现阶段,格兰仕的科技转型,更需要被用户感知,这就要求格兰仕将积累的技术能量进行释放,那么,自研IoT芯片以及全新产品的推出,正代表着转型的进一步落地。


二是,应对家电业整体低迷的态势。


家电业近年来整体遭遇增长瓶颈,相当多的品牌受到影响。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因为品牌消极不作为。家电业天花板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较多品牌存在着“战术积极,战略懒惰”的问题,新的产品、功能的推出并没有考虑到消费者的实际需要,供需错位让市场迟迟无法提振。


相对于家电大盘的萎靡,智能家居以及背后的物联网却被持续看好。在IDC预测中,2020年物联网解决方案市场规模将达到7.2万亿美元,2030年中国每个家庭将拥有40-50个设备传感器。这样的预期,恰恰是以消费者的需求变化为前提。格兰仕深入布局IoT领域,正是看到了智能家居的潜力,看到了消费者的核心诉求。


格兰仕首发AIoT物联网芯片 用科技超越传统制造


三是,深入布局国民家电规模普及战。


进一步拥抱IoT,也是格兰仕实现国民家电普及的现实需要。格兰仕的“国民家电”,指的是结合高品质与亲民价格的可靠、易买、易用的产品。可以说,依托高效规模制造、严格品质把关以及产品类型拓展,格兰仕已经在“可靠”和“易买”上有所成就,而IoT,在产品中最终将表现为物联网化和智能化,直接关系到产品是否“易用”。


优秀的企业之所以优秀,是因为他能读懂时代。综上来看,格兰仕的选择,体现的正是对时代的精准洞察。


为什么从芯片切入?


“超越制造”,格兰仕选择了紧紧拥抱IoT,而IoT的关键切口,格兰仕选择了AIoT芯片。深入IoT领域,格兰仕跳脱了多数企业选择的单品智能、品类拓展或者互联互通的常规路径,而是直接杀向产业腹地,同时也是可能受到阻碍最多的领域,对于转型中的格兰仕而言,挑战将无处不在,但这样的选择也将为格兰仕带来创造卓越的更大可能。


其一,掌握芯片,可以更好占领IoT技术制高点。


汉字“芯”,指物体的中心部位,在汉语语境中,中心从来是重中之重。同样来看,芯片对于任何终端产品的重要性都不言而喻。以消费电子领域的三大品类为例:PC芯片掌握在英特尔等品牌的手中,导致国内品牌只能处于产业价值链末端;在智能手机领域,华为不断实现超越,达成与三星、苹果分庭抗礼的转折点和关键,就在于麒麟芯片的推出;而在彩电市场,海信、创维等正是因为有了自主研制的画质芯片,领跑行业的姿态才得以稳固。


IoT设备多种多样,面对的场景应用也不同,对AI算力的要求也有所差别。从IoT的场景出发,设计定制化的芯片架构,才能在大幅提升性能的同时,降低功耗和成本。从这里来看,掌握IoT芯片,也就掌握了IoT的技术制高点。特别是,格兰仕的两款AIoT家电芯片都采用RISC-V架构,格兰仕还就此为RISC-V打造了开源操作系统GalanzOS,实现了从芯片到系统的更全面布局。


格兰仕首发AIoT物联网芯片 用科技超越传统制造


其二,掌握芯片,可以摆脱核心技术受制的局面。


国家海关数据显示,从2008年开始,芯片已经连续10年成为中国第一大宗的进口商品。其中,2008年,进口1354亿块芯片,花费1295亿美元;2017年,进口3770亿块,花费2601亿美元。从金额来说,相当于原油进口金额的1.6倍;2018年上半年进口1670亿块,花费1367亿美元,同比增长35.2%。芯片的受制于人,是不言而喻的。就此带来的营收减少,还是表面现象,更为重要的是技术和市场话语权的缺失。


掌握芯片,不仅可以让格兰仕摆脱核心技术受制的局面,通过后续的开放共享,格兰仕的AIoT芯片还能帮助更多中国品牌在全球竞争中掌握主动。


弗罗斯特在他《未选择的路》里这样写道:“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从对于技术研发有更高要求的芯片切入,格兰仕选择的正是IoT领域“人迹更少的路”,从而摆脱在技术创新上“避重就轻”的行业发展惯性。如梁昭贤所说,这些芯片的底层技术,有中国的专利,“饭碗是端在了中国人自己的手上”。


可期待的物联未来


拥抱IoT,瞄准智能家居,格兰仕不仅专注于依托芯片推出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产品,格兰仕认为,综合解决硬件、软件和电力问题,智能家居才有更好的未来。所以,他也致力于用芯片结合边缘计算和无线电力技术,打造可持续的智能家居解决方案。


后两者,同样会深入影响智能家居体验:相比于云计算,边缘计算更接近智能终端,数据计算低延时、快响应、更安全;无线充电,则用来解决因可能所需的电池、电线数量庞大、布局繁琐带来的阻碍物联网发展的问题,通过无线电力发射器的嵌入,让产品与空间结合更融洽。


按照梁惠强的说法,未来格兰仕的理想不仅把电子设备智能化,还想把沙发、桌子、枕头等家居产品也智能化,达到数字世界、物理世界的真正交融,实现真正的万物互联。


当然,那可能还是相对遥远的未来,而在当下,通过对以芯片为代表的核心技术的布局,格兰仕将会引发两个方面的变化:


其一,对格兰仕自身而言,向科技型企业的转型将会加速完成。


格兰仕从制造企业向科技型企业的转型会加速完整将得益于两点,一是不局限于家电产品本身的技术创新的持续出现和积累;二是在产品端,格兰仕的转型能够更好地被用户和行业感知,进而实现形象的转变。


其二,对于家电行业而言,一场更广泛的科技转型将随之兴起。


尽管较多家电企业进入了自身发展的惯性,难以跳出单纯的制造思维和硬件思维,格兰仕的转型,却能够为他们树立可以学习的范本,并结合自身实际实现转变,同时,富有开放精神的格兰仕,也会走向对外赋能。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翘起整个地球。”而以格兰仕为代表的、不断寻求自我突破的企业,也会是撬动家电行业转型的支点。


梁昭贤说,站在41周年的新起点上,格兰仕正式从传统制造向数字科技转型,格兰仕是科技的格兰仕,需要重新出发,有新的理想定位、新的担当。从现实来看,格兰仕已经在履行自己的承诺,因为更多、更新、更好的技术正在被格兰仕带给行业和用户。


关于格兰仕


格兰仕集团是一家综合性白色家电品牌企业,是中国家电业具有强大影响力的龙头企业之一。格兰仕自1978年9月28日创立以来,从轻纺明星企业,到微波炉“黄金品牌”,再到综合性白色家电集团,一直是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上的一张名片。怀抱“百年企业 世界品牌”愿景,秉持“努力,让顾客感动”宗旨,格兰仕匠心智造精品电器,造福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人民,创造更简单有趣的G+智慧家居解决方案,满足世界各地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断变化的消费升级需求。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