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4日,“4+7”试点扩围进行招标。仅仅数个小时,在上海一间报告厅内,全国41亿的药品市场被45家企业瓜分完毕,而这背后是,原本远大于41亿的市场被瞬间压缩,25个仿制药格局重塑。有评论指出,仿制药全面进入低价、寡头的时代。行业媒体大都用“超乎意料”、“突破地板价”、“血雨腥风”形容这一轮招标价格下降之形势,但25个仿制药的价格是否已经突破地板价,各方观点似乎仍有分歧。


4+7扩围41亿市场瓜分完毕 券商却说药价仍高于海外数倍!


01.资本市场的情绪与理性


9月24日,早于上海的招标结果流出前,港股就已经给出了资本市场对于这一轮医药改革动作的情绪。当天早上,港股医药股已有齐跌趋势。随着报价陆续出炉,市场反应强烈,港股医药股全面暴跌,中国生物制药、泰凌医药、三生制药等大幅下挫。


而A股则是冰火两重天。部分中标企业股价大涨,比如华海药业午后一路走高,表现强势;而出局的药企则相反,丢标的京新药业、信立泰股价一度跌停。


京新药业的瑞舒伐他汀去年以21.8元中标,当大屏幕展示出京新5.6元的报价后,现场阵阵惊呼,有药企人士直呼“这样都别玩了都要搞死了”,但令人震惊的是,京新药业虽然打出二五折,但并未中标。最终中标的企业为海正药业、山德士和正大天晴。


4+7扩围41亿市场瓜分完毕 券商却说药价仍高于海外数倍!


一位券商研报指出医药行业传统的原始积累模式不再,产业创新升级浪潮中,存量龙头的地位将更加稳固。而从股票的角度来看,短期内投资者负面情绪可能难以改善,但长远来看,医药行业集中度将迅速向研发能力强、成本较低的头部企业靠拢。


而这种理性9月24日的医药股也有所体现。相较于上一轮4+7全面暴跌和本次扩围港股医药股普跌的情形,以恒瑞为代表的医药企业,凭借较高的研发投入、创新能力等优势,在当天依然逆势上扬。


在本轮扩围中有得有失的港股中国生物制药,盘中一度杀跌8.2%,但尾盘也顽强收红。


02.为何有企业突破“人设”?


总体来看,竞争格局决定药品价格的市场定价思路在此次招标得到了贯彻,但仍有“意外”产生。而有些意外虽然出乎意料,令人费解,但其背后的意图或是加宽其护城河。


在本轮招标中,超过3家以上企业竞标的品种,如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汀等价格降幅较大。能够确保独家中标的基本都维持了去年4+7的价格,例如扬子江药业的右美托咪定和依那普利、华海药业氯沙坦和赖诺普利。


部分仅有两到三家企业竞标的品种,由于只要报价低于4+7就一定能够中标,因而价格降幅普遍较小,这其中也有企业选择维持4+7价格,例如默沙东的孟鲁司特纳。但意外也产生在这,例如吉非替尼。


4+7扩围41亿市场瓜分完毕 券商却说药价仍高于海外数倍!


本次参与吉非替尼竞标的企业为齐鲁制药、正大天晴和阿斯利康3家,只要3家企业的报价不高于“4+7”带量采购的中标价,理论上均可中标,但齐鲁制药仍报出了257元的价格,远低于正大天晴和阿斯利康的报价。


齐鲁此次有吉非替尼、利培酮、阿托伐他汀、奥氮平、替诺福韦酯5个产品中标,招标结果显示,5个参标药品降价幅度为49%至78%,每个产品均实现同品种中最低价。可见,齐鲁本次笃定要大幅降价,不仅是为稳妥中标这一单一目的。


齐鲁制药集团副总裁鲍海忠回应道:“实际上,从企业角度出发,这几个产品的报价都在正常范围之内。虽然这个价格在市场平均降幅的基础上,又有明显降低,但是我们还是保留了合理的利润空间。”


鲍海忠表示,企业也知道有些品种不降价或不大幅降价也能中标,之所以给出如此的降幅,一是出于扩展市场的考虑;二是为了积极响应国家组织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为医药改革尽一份绵薄之力;三是齐鲁制药以“大医精诚,家国天下”为核心价值观,以“让老百姓用上高质量、价格低的药品”为追求,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


除此之外,在市场考量方面,兴业证券指出其背后逻辑,首先获得中标区域的优先选择权以选取采购量较大的省份,从而抢夺更大的市场份额;其次以较低的竞标价格建立行业壁垒,提高后续带量采购竞标的门槛,让一些尚未完成一致性评价的企业知难而退,从而达到稳定市场格局的目的;此外还以低价争取更多的非带量市场的份额,包括另外30%的市场和其他未选择省份的市场。


03.降价是否已到天花板?


本轮招标结果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市场对于降价幅度与竞争格局之间关系的预期,难仿高壁垒品种有利于维持价格,竞争激烈品种以低价竞争将成为常态。


网络上有人调侃这轮降价,药价降得比水和淀粉还要便宜。但赛道拥挤、降幅剧烈的品种是否已经达到了价格底线?


尽管中美两国市场存在差异,但国信证券将本轮的药品中标价与美国MEDICAID全国平均药品采购价(NADAC,National Average Drug Acquisition Cost)进行了对比。


我们发现氨氯地平、阿托伐他汀首轮“4+7”中标价仍高于美国NADAC价格,经过本轮降价后,平均中标价已经大致在NADAC价格,未来继续降价空间有限。


但氯吡格雷、艾司西酞普兰片、帕罗西汀片、奥氮平片、赖诺普利片左乙拉西坦平、孟鲁司特钠片价格仍高于NADAC数倍。


以氯吡格雷来看,去年信立泰中标,原本三足鼎立的局面,由于今年石药的加入被打破。石药、赛诺菲、乐普三家中标,由于原研厂商赛诺菲在本次招标中大幅降价,信立泰被挤出。75mg规格3个厂家的平均降幅约为16%,降价幅度不大。


去年信立泰的中标价为3.18元/片,本次三家的平均中标价为2.65元/片,但美国NADAC价格约为0.5元/片,尽管该药经过再一次降价,但仍为美国价格的5倍以上。25个品种的中标平均价,相较于美国NADAC价而言,最贵的是孟鲁斯特纳片,价格是美国的9倍,其次是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是美国的8倍。


国信证券认为,虽然经过激烈降价,但部分品种仍存降价空间。从长期来看,随着海外仿制药企业的逐步入局,国内市场竞争程度逐步加剧,稳态状态下国产药品价格将向海外价格看齐。


招商银行研究院认为,目前我国仿制药的净利润率大约在25%-30%的水平,参考全球范围的经验,仿制药企的合理利润率水平约10%-15%。另一方面,在人口老龄化加速、慢性病发病率提升的趋势下,仿制药的使用量有望保持增长,这意味着能在市场洗牌阶段存活的仿制药企将分享市场存量份额。因此,未来仿制药将是利润率微薄但现金流稳定的品种。


关于带量采购


2018年11月15日,以上海为代表的11个试点地区委派代表组成的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了《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其中规定:“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批准的仿制药品目录,经联采办会议通过以及咨询专家,确定采购品种(指定规格)及约定采购量”。业内称为带量采购。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