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5日,法国电力集团(EDF)宣布,公司营建的英国欣克利角C核电站建设进程极大可能将再次延期,预算也将再次超支。

英国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将再延期,造价预算涨至逾215亿英镑

该电站将建设两座欧洲三代压水堆EPR机组。今年6月21日,法国电力对外确认,核电站1号机组的核岛筏基混凝土浇筑完毕,由此实现建设进度表的第一个重大里程碑。


经过历时三个月的项目进度重新评估后,法国电力前日给出了最新的时间表:1号机组与2号机组的建设进度极可能分别延后15个月和9个月,首次并网发电时间点也分别顺延至2026年底和2027年。


该项目的造价也将随之上涨19亿-29亿英镑。目前,项目调整后的总价已达215亿-225亿英镑。2013年开工时,项目预计造价为160亿英镑。


法国电力给出的涨价理由是:当地地基过于松软以及英国核电管理机构要求增加一套非数字化的控制系统。

英国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将再延期,造价预算涨至逾215亿英镑

根据此前法国电力与英国政府签订的一揽子合同,为了预防建造费用超支变相转嫁到当地电力消费者身上,欣克利角C核电站所发电力皆为固定电价上网,有效约束期长达35年。


一路水涨船高的建造费用,无疑将压缩同为此核电站运营商的法国电力的盈利空间。根据公告,法国电力已将欣克利角C核电站的内部收益率(IRR)从此前的9%下调至7.6%-7.8%。受此拖累,法国电力当天股价下跌超过7%,收盘于10欧/股。


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的两台机组,原本是继芬兰奥尔基洛托3号机组、法国弗拉芒维尔3号机组、台山核电站1号与2号机组之后的全球第五和第六座EPR机组,额定发电功率均为1600 MW。


该项目原计划2023年实现并网发电,但施工进度在过去六年内多次滞后。其中,欧盟低效且官僚化的行政机构,以及法国电力并不优秀的风险管控能力,是造成该项目一再延后的主要原因。


自2013年3月获得英国政府正式批准后,该项目的麻烦层出不穷。

英国欣克利角核电项目将再延期,造价预算涨至逾215亿英镑

项目伊始,法国电力曾以“前期投资巨大”为由向当时的卡梅伦政府讨价还价,要求英国政府须以高于90英镑每兆瓦时的价格收购核电,这个价格是2013年英国平均电力上网价格的两倍,甚至高于彼时的陆上风电价格。


之后开始了长达六个月的艰苦谈判。当时欧洲委员会(下称欧委会)能源专员厄廷根(Günther Oettinger)将此比喻为“苏联式”的扯皮。


2014年初,由于英国政府涉嫌通过固定电价违规补贴,该核电项目遭到了欧委会的密集调查,直到十个月后,欧委会才予以放行。2015年3月,又有环保组织上诉希望阻挠项目成行,这起诉讼到2017年10月才被最终驳回。


漫长的法律诉讼同时放大了法国电力风险管控能力薄弱的短板。


自2010年与英国政府展开谈判以来,法国电力就对项目所需资金估计不足,这也直接导致其在2013年希望通过抬高固定电价来弥补决策失误。之后又暴露出的法务风险,使得法国电力高层迟迟无法下定决心就正式投资作出最终拍板,以至于2015年当地建筑工人因无活可干选择了罢工抗议。


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带来了额外风险;同年,解体的阿海珐反应堆业务并入法国电力,更增加该项目的不确定性。法国电力当时给出的估算已从160亿英镑上调至180亿英镑。


该年年初,股价已经阴跌了两年有余的法国电力,全部市值甚至抵不上欣克利角C核电站的投资额。


祸不单行,2017年,被西屋电气拖垮的东芝公司宣布退出该核电项目。加上法国电力对建筑成本重新评估,欣克利角C核电站的报价于该年夏季上调至196亿英镑。


对于法国电力而言,欣克利角C项目的麻烦还不是唯一头疼的事。本应是全球头两座并网发电的芬兰奥尔基洛托3号机组、法国弗拉芒维尔3号机组,同样饱受预算超支、进度滞后的困扰。


这意味着,目前欧洲在建的四座EPR机组,无一例外地都严重落后于进度,这一度使外界对于EPR技术的商业前景和成本可控性产生了怀疑。


但随着同样使用EPR技术的中国台山核电站1号和2号机组后来居上,分别于去年6月和今年7月并网发电,质疑声开始逐渐聚集于法国电力的项目管理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


9月18日,法国电力又在已运营的六座反应堆以及在建的弗拉芒维尔3号机组的蒸汽发生器中发现焊缝质量问题。


法国电力目前面临的困境,也为其在英国的后续订单投下了阴影。继欣克利角C项目之后,英国还计划在埃塞克斯郡的塞兹韦尔C核电站新添两座功率为1600 MW的EPR核电机组,届时,四座EPR将提供全英国13%的电力供给。


双方已于2016年9月签订了技术设计合同,但最终的建造合同始终未定。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