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9日讯 美国政府正敦促美国最高法院驳回Alphabet旗下谷歌(1225.09, -16.30, -1.31%)的上诉,从而支持甲骨文(54.09, 0.13, 0.24%)公司为谷歌在安卓操作系统中使用受版权保护的编程代码收取逾80亿美元版税。


谷歌被甲骨文起诉抄袭代码不服判决但上诉恐遭驳回


此前,谷歌对上诉法院的一项裁决提出质疑。上诉法院裁定,谷歌的安卓系统中包含甲骨文拥有的一些Java编程代码,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权。


联邦陪审团曾表示,谷歌复制代码是合法的“合理使用”,但上诉法院推翻了这一裁决。


联邦总律师诺埃尔-弗朗西斯科(Noel Francisco)周五提交的文件可能会降低谷歌在最高法院举行听证会的可能性。弗朗西斯科说,尽管上诉法院的裁决“并非毫无疑问”,但的确是正确的。


弗朗西斯科称,谷歌“逐字复制了11,500行计算机代码,以及代码中固有的复杂结构和组织,以帮助其具有竞争性的商业产品。”


最高法院通常会采纳联邦总律师关于未决上诉的建议。法官们可能会在10月或11月决定是否受理此案。


谷歌认为,如果不推翻上诉法院的裁决,将使开发新的应用程序更加困难。


谷歌的首席法律官肯特-沃克(Kent Walker)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数百名行业专家认为,开发者应该能够在旧平台上创建新的应用程序,而不能受限于某一家公司。”


沃克说,“让当前的裁决生效,可能会对现有企业有所帮助,但它不会认识到互用性(inter-operability)的重要性。互用性促进了竞争,为新产品和服务铺平了道路。”


Java编程语言由Sun Microsystems开发,在甲骨文2010年收购该公司之前,该语言允许开发人员编写它所谓的“一次编写,在任何地方运行”的程序。


谷歌被甲骨文起诉抄袭代码不服判决但上诉恐遭驳回


甲骨文表示,它的API是免费提供给那些想要构建运行在计算机和移动设备上的应用程序的人的。但该公司表示,对于竞争平台或将其嵌入电子设备的公司,使用其应用程序编程接口需要获得许可。


甲骨文向最高法院表示,谷歌拒绝获得许可,然后“将作品中最知名的部分复制到一个与之竞争的平台上。自然,这对甲骨文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市场伤害。这是典型的侵犯版权。”


4月30日消息,谷歌和甲骨文两家科技巨头在过去十几年里一直存在竞争,但真正结下过节还是源于甲骨文对谷歌的诉讼。根据甲骨文的说法,谷歌的 Android 操作系统未经许可使用 Java 相关技术是对甲骨文版权和专利的侵犯(非法使用了 37 个 Java API 用于 Android 操作系统)。甲骨文最初于 2010 年起诉谷歌,一度在该案中寻求来自谷歌高达 90 亿美元的侵权损害赔偿。


谷歌被甲骨文起诉抄袭代码不服判决但上诉恐遭驳回


然而直到现在该案仍没裁决结果,因为对「API 是否受法律保护」的最终裁决将会对软件行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private static void rangeCheck(int arrayLen, int fromIndex, int toIndex) {


if (fromIndex > toIndex)


throw new IllegalArgumentException(“fromIndex(” + fromIndex +


“) > toIndex(” + toIndex+”)”);


if (fromIndex < 0)


throw new ArrayIndexOutOfBoundsException(fromIndex);


if (toIndex > arrayLen)


throw new ArrayIndexOutOfBoundsException(toIndex);


}


↑↑↑着名的 9 行代码


而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最高法院今日已向特朗普政府征求意见,是否需要对“谷歌要求终止甲骨文 Java 侵权诉讼”一案进行审理。


不妨回顾一下甲骨文和谷歌的这场 Java 版权案拉锯战。


2010年,甲骨文起诉谷歌,称谷歌 Android 操作系统未经授权使用了 Java API


2012年,谷歌成功让法庭认可了 API 不在着作权保护范畴内的观点,地方法院裁定 API 不受法律保护,并驳回案件


2012年,甲骨文不满裁决,并上诉至美国联盟上诉法院


2014年,上诉法院三名法官意见一致地将地方法院对该案件的判决驳回,并宣布 API 受着作权保护


2014年,谷歌不服判决便发起上诉,并上诉到了联邦最高法院,还找来了红帽等开源公司以支援,而甲骨文也找到了微软等公司的助威


2015年联邦最高法院驳回谷歌的上诉,并将本案发回地方法院重审


2016年3月,甲骨文将索赔金额提至 93 亿美元


2016年4月,谷歌 CEO 与甲骨文 CEO 和解会议失败


2016年5月,旧金山地区法庭进行二次审理,认同谷歌对 Java API 的使用受“合理使用”保护


2016年10月,甲骨文在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


2017年,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审理了甲骨文的上诉


2018年3月,法院认定 Android 侵权,判决甲骨文胜诉


随后谷歌再次发起上诉,但2018年8月被驳回


2019年1月,谷歌要求美国最高法院终止甲骨文的这一诉讼


这场长达十年的拉锯战让最高法院也犯难了。为此,最高法院今日向特朗普政府寻求帮助,是否还要继续审理谷歌的上诉。对于某些特定案件,美国最高法院有时会向政府征求意见。2015年,联邦最高法院曾驳回谷歌此前在该案中提出的上诉,就是因为听取了奥巴马政府领导下的司法部的建议。


据国外媒体报道,今年,美国商用软件巨头甲骨文公司的三大高管——拉里·埃里森(创始人)、萨弗拉·卡兹和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今年的薪酬都大幅下降,降幅高达98%。不过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名列美国科技领域最富有、薪酬最高的高管清单。


据报道,周五,甲骨文高管在年度股东大会前的一份文件(发送给股东)中表示,由于未能够实现公司规定的一些财务目标,三位高管将无法获得一些奖金,因此今年三位高管的总薪酬将会被削减98%。


甲骨文表示,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埃里森以及联席首席执行官卡茨和赫德在2019财年将不会拿到奖金和股权奖励。


据悉,这已经是甲骨文连续第二年削减三大高管的薪酬总额,不过他们仍通过股票和早期薪酬计划中的股票期权获得丰厚薪酬。


根据福布斯富豪榜单,埃里森是世界上第七大富豪,个人净资产为625亿美元。


根据甲骨文上述的该文件,埃里森的基本工资为1美元。卡茨和赫德的工资都是95万美元。三位高管每个人还获得了与个人安全保障和使用公司飞机有关的其他形式补贴。


根据最终的数据,埃里森2019财年的总薪酬为166万美元,卡茨为96.5万美元,赫德为248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甲骨文公司为埃里森和赫德支付了某些安全措施费用,但该公司在文件中表示,卡茨自己为住所的安全保障支付费用。


甲骨文在文件中指出,根据规定,埃里森、卡茨和赫德三人有权获得基于公司业绩的股票期权奖励,主要考核依据是“在5年业绩期内实现严格的股价、市值和运营业绩目标”。在2018财年,三人根据这一政策获得了相应的薪资,但在2019年没有任何人获得奖励,导致了98%的薪资总额降幅。


“我们认为埃里森、卡茨和赫德的2019财年薪酬符合我们股东的反馈意见,这一薪酬水平符合我们股东的长期利益,”该文件称。


甲骨文股价今年迄今上涨约14%,周五收于54.09美元。但是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股票价格已经下跌了大约10%。


甲骨文仍然是数据库和企业软件领域的主导者。但它正在快速增长的云计算市场中努力争取更大的地位。根据诸多第三方市场研究报告,甲骨文在云计算市场处于远远落后的境地,目前这一市场的领先者包括亚马逊、微软、谷歌等,而亚马逊又遥遥领先于其他厂商。

我来说几句

不吐不快,我来说两句
最新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吧~